企业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全脑教育对于右脑的诠释

2018-09-06

我们知道人的大脑分为左右脑,虽然说左右脑对于人来说都是不言而喻的重要,但是他们确是有区别的,主要就在于发挥的作用不一样,那么全脑教育对于右脑的诠释是怎么样的,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左脑懂道理,右脑懂真理。

这话虽然不严谨,但是右脑的地位就是这么高。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发生了一次“右脑革命”,右脑的作用和地位被日益深刻地认知和推崇。时至今日,对右脑的推崇没有丝毫动摇和退步,因为我们对右脑的认识还不够深刻,对右脑的应用能力还远远不够。

简单地说,左脑处理抽象思维,用概念运作语言,善于分析、推理、逻辑,左脑是人类拥有高度文明的物质基础。可以说,左脑构建了一个完全属于人类自己的世界。

全脑教育对于右脑的诠释

人类和其他物种显著区别的一个能力,就是能够创造符号,即通过使用特定的形式来指代特定的意义,并且以此为基础构建文明。符号是我们文明的一切,例如红绿灯,例如货币,乃至数字、文字和各种标识等等。有研究表明,人类幼儿在三岁时就可以适应并运用符号了,三岁,仅仅三岁,人类的大脑就和其他物种分道扬镳了。从现实观察来看,一个三岁的孩子,很可能已经对钞票有概念了,但是一只黑猩猩一辈子都只会视金钱如粪土。

有人可能会说,一些动物也具备使用符号的能力,例如鸟类会用叫声和动作求偶、群居哺乳动物会用叫声和同伴交流……

这就要说到符号的定义,以及右脑的特点了。

符号,其含义不是来自遗传,而是可以被认为规定,按照大家认可的法则,对特定的形式人为地赋予特定的含义,才能称为符号。例如语言,语言本身是一套法则,每个使用者可以根据这个法则创造特定的词汇。现在网络上这种情况很常见,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很多有网络特色的词汇,例如“不明觉厉”、“蓝瘦香菇”、“吐槽”等等。这些词汇不是来自遗传,古人看了只会一脸懵逼,而是现在才被创造出来的,这就是符号。再比如,举个高大上的例子,一个天文学家发现了一颗新的恒星,就有权利为自己的发现命名,一般是按照学术界认可的规则来命名的,例如编号,或者以自己或者某个要致敬的人的名字命名,例如“哈雷彗星”。这些,就是符号。所以其他物种没有这个能力,没听说过哪头大象给自己的宝宝取名叫“建国”。

符号构建了我们整个文明,如果没有数字、没有文字,没有货币,我们的世界就是蛮荒。

但是符号不是我们的全部,还有一个更古老的体系,支撑着人类的整个进化史。

这个体系,被发现者,伟大的心理学家荣格称为“象征”。

象征的含义不是某个具体的人赋予的,而是整个人类共同赋予的,并且可以遗传。

例如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是基本没有机会遇见蛇的,但是有人会很怕蛇,看到蛇的形象就有强烈反应。这种反应,不是后天习得的,而是先天遗传的。远古人类在自然界生存,应该吃了不少蛇的亏,这种生活经验,被世代相传。荣格通过研究梦境,发现了人类拥有一个庞大的象征体系,他称之为“集体无意识”。就是说,来自梦境的很多内容,首先是无意识的,因为我们不了解其含义,甚至不知道其存在,其次,这些内容不是属于某个个体的,而是属于人类集体的。

象征会集中地在梦境中展现出来,其载体不是抽象的符号、字母,而是鲜活的形象。

全脑教育对于右脑的诠释

这就是右脑的地盘了,右脑擅长形象思维、感知和情感处理。

右脑的功能比左脑要古老得多,而且由于年代久远,和我们所习惯的意识思维距离也遥远得多。但是,如果我们承认情绪对人的命运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承认信念来自于感受,我们就等于承认右脑对人的支配作用。

以上就是为大家介绍的关于全脑教育对于右脑的诠释的一些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还想要了解更多的知识,请进入记忆大师官网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