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快速阅读对身心健康有何促进作用?

2016-09-28

古人云:“开卷有益”。阅读好书可以增长知识、开阔视野、陶冶情操、净化心灵、激发上进心、坚定信念、催人奋进,这些道理是尽人皆知的。但说到读书能有益于身体健康,甚至可以治疗疾病,则许多人难免持怀疑态度。殊不知,读书犹如一副畅胸开怀的妙方,对于人的身体健康大有裨益。

汉朝刘向曾说过:“书犹药也,善读者可以医愚”。被誉为“药王”的唐代医学家孙思邈也讲过:“文学之于人也,譬于药,善服有济”。为什么读书会促进身心健康,甚至治疗疾病呢?

这是因为,读书是一种涉及全身的活动,不仅有视觉和其他感觉器官参加,而且还涉及到反射和意向活动,能使人精神振奋、思想开阔、朝气蓬勃、积极向上,消除对健康不利的消极情绪,从而经常处于良好的心理状态,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而抑扬顿挫地诵读,要求气沉丹田,讲究共鸣,则又能够在不知不觉之中锻炼了口、齿、唇、舌、喉等相关器官和呼吸时的肺活量功能,防止疾病的发生和发展。

其实,读书活动中得到锻炼最多和最大的还是眼睛和大脑。生物学研究证明,经常用的器官就健康,就发达;经常不用的器官就会退化,就会萎缩。这就是人们常常讲的“用进废退”。

不知朋友们注意过没有,无论春夏秋冬,桌前灯下,也不管阴晴雨雪,花间树后,在潜心认真读书吟诗时,空间和时间的概念会荡然无存,使人有一种在天地间独往独来的自在感,心灵达到最大的开放度和自由度。那种在文字中揽胜的惬意,在寻求知识中的忘我,与作者或主人公的心灵共鸣等等,实在是不可多得而且妙不可言的神奇境界。

因此,可以说读书是潜移默化的心理感应,声情并茂的美学享受,的确能达到舒肝理气、活血化瘀,调达情志的健身效应。许多人恐怕意识不到这种心态和意境,只有沉浸在读书的惬意之时才能体会和领略得到,这又是身心健康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因此,宋代文学家欧阳修曾感叹:“至哉天下乐,终日在书案”。

宋代大诗人陆游,享年85岁,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时代可算作是非常少有的寿星了。他一生创作勤奋,才思不凡,作品诗、词、散文俱有,仅诗一项就达9300首之多。陆游之所以能长寿,而且到晚年仍能保持旺盛的创作精力,其健身之道中的一项就是诵读诗书,不仅如此,他甚至用此来给人治病。陆游有一诗称:“儿扶一老候溪边,来告头风久未痊,不用萸术芎芷药,吾诗读罢自醒然。”的确是经验之谈。

此外,自古便有杜甫的诗能祛病的传说。南宋胡仔的《苕溪渔隐》中说:世传杜诗能除疾,“盖其辞章典雅,读之者悦然,不觉沉疴之去体也。”清代的《老异续编》中,也有读杜诗治病的记载:“白岩朱公患气痛,每当疾发时便诵杜诗数首,习以为常。”

还有一则民间故事写道:有一穷秀才为了写好文章,终日伏案疾书,呕心沥血,文成而病,前去诊病的郎中洞察病因之后,并未给处方,却拿起秀才的文稿朗读起来,故意颠三倒四地读错(古代写文章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卧床不起的秀才听见自己呕心沥血而成的“锦绣文章”竟然被读得支离破碎,驴唇不对马嘴,在忍无可忍之际气得翻身而起,夺过文稿,高声朗读几遍,以示医家之错。谁料到,读罢顿觉神清体舒,痛楚若失。从此,秀才遵照郎中嘱咐,坚持每天放声朗读,渐渐竟不药而愈。

这就是我国古代的读书疗法。在许多类似的记载中,不仅指出哪些诗歌能够医治什么病,而且提出对不同的病症要用不同的吟诵方式。例如,患高血压的患者,可以经常低声咏读内容恬淡,描写大自然优美风光的诗词或散文;轻度中风后遗症导致语言謇塞的患者,可以经常高声吟诵自己喜欢的诗文,每日3-4次,每次30分钟左右,坚持3个月就可收到较好效果;声调拉长,气贯丹田地咏读,可以治疗咳嗽,等等。

到了现代,读书疗法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已成为众多健身疗法当中独树一帜的一个分支。医学家们发现,精神刺激可以调节人体的免疫功能。据此,有人倡导和推行读书疗法。

瑞典神经病理学家亚勃罗.比尔斯特列是现代读书疗法的首倡者。他开创这一疗法的指导思想是,通过对病人的阅读指导,使其消除萎靡不振、担忧、焦躁等消极情绪,树立乐观主义精神,创造良好的心理条件,鼓起战胜疾病的勇气,精神振作,乐观开朗地扬起生活的风帆。显然,这是一种精神疗法。

推广读书疗法最早的国家是德国,他们在医院内设置专供病人使用的图书馆,医生根据患者病情需要为其开出读书处方—即读书计划。不仅有书目,还有阅读进度、要求等细节。使得许多慢性病,尤其是神经系统及心理性疾病患者沉湎于书中,康复得更快。读一些好书,犹如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它不仅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启迪心灵,医治愚昧,激励人们奋发向上;还能调节情绪,改善心态,正所谓“发奋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因此,读书使人心情舒畅,胸怀开朗,处于乐观洒脱的境界,比良药更能消除生理上的疲惫和痛楚。

推广读书疗法最普遍的是苏联,他们把图书分为三类,以利于对症下“药”。一类是影响理智和思维力的书,一类是影响情绪的书,一类是帮助理解生活意义的书,要求病人在看书时心无杂念,坚持每天上、下午各看两个小时,并持之以恒。

美国心理学家勒纳是现代“诗歌疗法”的首倡者,认为吟诵诗歌能改善心理和情绪状态,有益身心健康。更有许多美国科学家运用现代化科研手段,对读书与健康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1994年秋季,从太平洋彼岸传来令人吃惊的消息,在美国神经—精神病年会上,有人发表论文证明,老年痴呆症与读书时间长短有密切关系:如果一个人读书时间越长,当进入老年期时,其痴呆症的发病率越低;反之,则将来患老年痴呆症的可能性就越大。他们运用电子计算机对600多名已经被确诊为老年痴呆症的患者的学历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这些患者中有99%的人未上完中学,有相当一部分人只读过几年书,而其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仅仅有两三个人。

根据美国科学家分析,老年痴呆症属于一种慢性大脑退化性病变,那些年轻时在学校读完大量正规课程,动脑筋较多的人可能其大脑组织中已经产生了一种或几种尚未被人们知晓的物质,正是这些物质能阻遏大脑的退行性病变(痴呆症);而受正规教育较少,读书不多的人则没有这个优势。看来,这正是我国古代“读书可医愚”的一种现代化的新解。

在号称“诗歌王国”的意大利,医学家和文学家已经联袂成立“诗药公司”,出版具有不同主治功能的诗集,供患有不同心理疾病的人来对症选用。读诗、写诗用来治疗身心疾病,在意大利已非常盛行。书店、药店的橱窗里到处可见装帧考究、印刷精美当“药品”或“保健品”出售的诗集。有人还为这些诗篇贴上了不同疗效的标签。美国诗人郎弗罗的《夜的赞歌》和英国诗人济慈的《睡去》可治疗失眠症。苏格兰诗人卡莱尔的《今日》和德国诗人海涅的赞歌则可以治愈忧郁症。现成的诗篇已无法满足人们的需要。为此,药厂和医院联手高薪聘请诗人创作疗病之诗。首先由心理学医生与病理学家策划诗的主治功能和格调,然后由诗人按要求作诗,最后出版商出版发行。治疗一个疗程需要循序渐进地“服用”一系列内容不同的有关诗篇。

实践证明,读书疗法确实是行之有效,可以帮助病人在思想上有所寄托,驱除消极情绪,调节免疫功能,创造良好的心境,特别适用于神经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和心理、精神、肿瘤、结核等病症的患者。

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因此他对读书也有着深刻体会和独到见地。他曾对劝他少读书,要注意休息的保健医生说:“你说脑力换体力是休息。看文件累了看报纸,看正书累了看闲书,看大人书累了看小人书,看政治书累了看文艺书,我这也是一种休息”。

有些国家的专家学者,还对读书与寿命的关系,进行了有趣的探讨。日本长寿专家从职业的角度进行了分析,认为最长寿的是哲学家,其次是科学家,艺术家等。瑞士的长寿专家称学习为保健性的理解力。而美国有的学者给人预测寿命时,认为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应加三岁。这些也都表明,勤奋读书学习是促进健康长寿的良方之一。

总之,阅读,特别是快速阅读,是一种有利于智力开发、有益于身心健康、有助于提高学习和工作效率的崭新的读书方法、学习方法和工作方法。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当今社会,它可以帮助朋友们开发人类最宝贵的资源—时间,相对延长朋友们的生命,使朋友们人生更丰富、更充实、更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