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记忆大师:记忆力训练在古代应用

2018-10-11

对于记忆力训练,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只是限于当时的条件的允许,没有如今那么多人的重视罢了,那么记忆力训练在古代是怎么样的呢,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中国古代的教育理念认为,儿童读书,十五岁前多记性,少悟性,应读之书,均需在十五岁之前读完。

按照程畏斋《读书分年日程》的安排, 儿童八岁入学读书,十五岁前将小学书(朱子的《小学》)、四书、诸经(《孝经》《易》《尚书》《诗经》《仪礼》《礼记》《周礼》《春秋三传》)正文,全部读背完毕。“四书”正文加在一起有五万字左右,陆桴亭认为,“虽子弟至愚蠢,未有不于十岁前过完者”(陆桴亭《论小学》)。

记忆力训练在古代应用

重视记忆力的训练,是中国传统教育的一大特点。清代学者陈弘谋说“未有不能记忆而能有得也”。记忆是有所得的前提,只要下苦功夫,“中材皆能熟记”。为了帮助儿童记忆,古人有一套“温故知新”的读书方法。

比如朱子的《读书法》十分强调读书要记遍数。他说:“遍数已足,而未成诵,必欲成诵。遍数未足,虽已成诵,必满遍数”。学童到书塾读书,塾师既要规定每天读背的字数,也要设筹计算学生背读的遍数。尤其在遍数上,要求极严,即“看读百遍,背读百遍,又通背读二三十遍”(程畏斋《读书分年日程》)的“百遍之功”,古人相信用此百遍之功,方可终身不忘。

学童在书塾所读之书,以五日为限,五日以内所读皆是生书。沈从文所谓的“背生书”,就每天要将前五日内所学之书背诵到一定的遍数,再开始读背新书。比如说《论语》中的一章书,熟读五日,再背五日,要在口中习熟十天时间。既有天数保证,又有遍数保证,这样就可以可达到永久不忘的地步。优秀的塾师还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确定每天读多少字,天资好一点的,每天读二三百字,甚至四五百;差一点的,每天读几十字。这种读中国书的老办法,是经过几百上千年的经验证明了的有效的读书法。汉代的王充,五六岁开始读书,八岁入书馆,学习《论语》《尚书》,每日可以诵读千字左右。

重视记忆力的发挥,是中国古代教育的宝贵经验。至少从汉代起,儿童识字之后,直接进入诵读经书阶段,给与官职和出身,大都考察其能否讽书诵经。

现在人们提起“死记硬背”,往往视其为扼杀儿童天性的罪魁。其实这里面有极大的误解。死记硬背,其实是一种方法。记忆是一切能力的前提。人教社的周正逵先生对背诵在语文学习中作用有十分理性的认识,他曾经对笔者讲过这样一段话:“学语文的初级阶段就是靠死记硬背才能打好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后续的训练如解析、鉴赏、研读等能力的培养都会落空。”学语文,很重要的一条途径是词汇量的积累,周先生认为,积累词汇不是从词典上学的,也不是听老师讲的,而是主要靠背书,“把一部分好文章吃到肚子里变成自己的营养才不知不觉掌握的”。

无独有偶,与视入塾为受惩罚的怨恨一派相比,有一派亦从理性角度回忆儿时读经的。这些回忆对私塾教学法的态度多半是肯定的。比如,朱光潜在《从我怎样学国文说起》中写道:

五经之中,我幼时全读的只是《书》《诗》《左传》。《诗经》我没有正式地读。家塾里有人常在读,我听了多遍,就能成诵大半。于今我记得最熟的经书,除《论语》外,就是听会的一套《诗经》。我因此想到韵文入人之深,同时读书用目有时不如用耳。私塾的读书程序是先背诵后讲解。在“开讲”时,我能了解的很少,可是熟读成诵,一句一句地在舌头上滚将下去,还拉一点腔调,在儿童时却是一件乐事。这早年读经的教育我也曾跟着旁人咒骂过,平心而论,其中也不完全无道理。我现在所记的书大半还是儿时背诵过的,当时虽不甚了了,现在回忆起来,不断地有新领悟,其中意味确是深长。

记忆力训练在古代应用

概括地说,朱光潜先生所赞同的是儿时的熟读成诵,终身不忘,时时领悟,意味深长。他所谓“韵文入人之深”,大概也正是中国古文的一大特点——讲究韵律决定的。其实不单单是韵文讲究韵律,无韵的文章,如散文,在声调上也是十分讲究的。唐翼修《父师善诱法》中说:“人知四六之文,重在平仄,而不知散体古文、八股制义,亦重之也。音韵铿锵,便觉朗朗可诵。平仄不调,词句必不顺适。”中国的文章写出来是要人大声读的,道理就在这里。我们常说的“文以气为主”,主要也表现为声调韵律的铿锵和谐。

书塾的诵读之法,对于学作文的意义,可能常常为人所忽略。现在有些语文教师,在教学生作文的时候,常常让学生写完后自己出声读一读,读起来感觉不顺的地方,多半是字句需要修改的地方,这种似乎说不清楚道理的教学方法,其实是本于中国语文的特点,源于自古以来的学习方法。虽然一开始学习写作文,重在大的结构方面,字句上可以不必过于计较;但是到一定阶段,字句上的讲究也是有必要的。

以上就是为大家介绍的关于记忆力训练在古代应用的一些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还想要了解更多的知识,请进入记忆大师官网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