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全脑教育是如何用观想唤醒右脑

2018-09-04

在全脑教育中人么通常喜欢和普通的教育比较,但是全脑教育的重点是在左右脑,那么你知道全脑教育是如何用观想唤醒右脑的吗,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左脑懂道理,右脑懂真理。

这话虽然不严谨,但是右脑的地位就是这么高。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发生了一次“右脑革命”,右脑的作用和地位被日益深刻地认知和推崇。时至今日,对右脑的推崇没有丝毫动摇和退步,因为我们对右脑的认识还不够深刻,对右脑的应用能力还远远不够。

简单地说,左脑处理抽象思维,用概念运作语言,善于分析、推理、逻辑,左脑是人类拥有高度文明的物质基础。可以说,左脑构建了一个完全属于人类自己的世界。

全脑教育是如何用观想唤醒右脑

人类和其他物种显著区别的一个能力,就是能够创造符号,即通过使用特定的形式来指代特定的意义,并且以此为基础构建文明。符号是我们文明的一切,例如红绿灯,例如货币,乃至数字、文字和各种标识等等。有研究表明,人类幼儿在三岁时就可以适应并运用符号了,三岁,仅仅三岁,人类的大脑就和其他物种分道扬镳了。从现实观察来看,一个三岁的孩子,很可能已经对钞票有概念了,但是一只黑猩猩一辈子都只会视金钱如粪土。

有人可能会说,一些动物也具备使用符号的能力,例如鸟类会用叫声和动作求偶、群居哺乳动物会用叫声和同伴交流……

这就要说到符号的定义,以及右脑的特点了。

符号,其含义不是来自遗传,而是可以被认为规定,按照大家认可的法则,对特定的形式人为地赋予特定的含义,才能称为符号。例如语言,语言本身是一套法则,每个使用者可以根据这个法则创造特定的词汇。现在网络上这种情况很常见,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很多有网络特色的词汇,例如“不明觉厉”、“蓝瘦香菇”、“吐槽”等等。这些词汇不是来自遗传,古人看了只会一脸懵逼,而是现在才被创造出来的,这就是符号。再比如,举个高大上的例子,一个天文学家发现了一颗新的恒星,就有权利为自己的发现命名,一般是按照学术界认可的规则来命名的,例如编号,或者以自己或者某个要致敬的人的名字命名,例如“哈雷彗星”。这些,就是符号。所以其他物种没有这个能力,没听说过哪头大象给自己的宝宝取名叫“建国”。

符号构建了我们整个文明,如果没有数字、没有文字,没有货币,我们的世界就是蛮荒。

但是符号不是我们的全部,还有一个更古老的体系,支撑着人类的整个进化史。

这个体系,被发现者,伟大的心理学家荣格称为“象征”。

象征的含义不是某个具体的人赋予的,而是整个人类共同赋予的,并且可以遗传。

例如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是基本没有机会遇见蛇的,但是有人会很怕蛇,看到蛇的形象就有强烈反应。这种反应,不是后天习得的,而是先天遗传的。远古人类在自然界生存,应该吃了不少蛇的亏,这种生活经验,被世代相传。荣格通过研究梦境,发现了人类拥有一个庞大的象征体系,他称之为“集体无意识”。就是说,来自梦境的很多内容,首先是无意识的,因为我们不了解其含义,甚至不知道其存在,其次,这些内容不是属于某个个体的,而是属于人类集体的。

象征会集中地在梦境中展现出来,其载体不是抽象的符号、字母,而是鲜活的形象。

这就是右脑的地盘了,右脑擅长形象思维、感知和情感处理。

右脑的功能比左脑要古老得多,而且由于年代久远,和我们所习惯的意识思维距离也遥远得多。但是,如果我们承认情绪对人的命运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承认信念来自于感受,我们就等于承认右脑对人的支配作用。

观想的理论基础,可以也必须追溯到精神分析。

象征也是可以创造的,例如我们的梦,随时在创造象征,只是这种创造不是我们有意识的,而是依据心理深层的法则在运作。无意识创造象征的方式和素材不拘一格,什么都可以拿来用,有时会借助某个熟悉的人物或者场景,有时会借助过往的经验,有时白手起家,直接使用我们生活经验之外的素材,例如飞行梦。

梦境固然是我们深层次的心理活动的反映,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并不能从梦境中受益。睡眠时仿佛进入了平行宇宙,在梦里经历各种奇葩的事情,可醒来后,然并卵,还是要在既定的人生轨道上奔波。

现在对右脑的重视,是因为过去数百年来,我们过度依赖左脑。我们在学校受到的教育,几乎都是针对左脑的,这种训练是我们在现代社会生存的保障,却不是我们发展自身及获得幸福的保障。对右脑的无知,导致我们左右脑发展相当不平衡,我们更习惯于用左脑解决一切问题。某种程度上,心灵鸡汤就是这种不平衡的产物,是一个瘸子教一堆瘸子跑步的笑话。幸福只可以感受,不需要证明,痛苦只需要化解,不需要说教。对左脑的依赖,还制造了一种常见的怪病,叫做“想过等于做过”,所以很多人都很善于策划,却不会行动。

怎样激活右脑,让左右脑能够比翼齐飞,就需要观想训练了。

观想的出发点,既不是意识,也不是无意识,而是二者的交界处。

这就是恍惚状态。

我们平时睡觉,都会经历一个短暂的恍惚状态,意识渐渐模糊消散,就被无意识接管了,进入梦的国度。那些失眠者,要么不能进入这个状态,要么进去之后又返回意识状态,很难受。

殊不知,这个恍惚状态,是非常有趣和有价值的,是意识和无意识交换信息和能量的重要时刻,也是左右脑均衡协调的重要时刻。

之所以说有了冥想的基础再做观想,效果会好很多,原因就在这里。

冥想需要的就是这状态,意识涣散模糊但是并未消失,无意识大量涌现,肌体的工作和情绪的波动,会造成强烈的身体感受(包括什么感受也没有的空的感受),这些活动刺激视神经,会产生大量的象征。这些象征,我们不需要用左脑去评判和分析,左脑是理解不了的,只要这些象征涌现出来,被我们觉察和接纳,就足够了。

所以,高阶观想,也被称为“清醒梦”或者“清明梦”。

老子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对恍惚的状态的作用和意义,说的非常透彻全面。

和左脑不同,右脑对象征的感受性非常强,会引发比较明显的身体感受和情绪波动。例如音乐,这是左脑根本听不懂的东西,而右脑很喜欢。当我们去分析评判一件艺术品的时候,不会有喜好或者情绪,当我们去感受的时候,却会有鲜明的倾向性,舒服不舒服、喜欢不喜欢,马上就来了。

全脑教育是如何用观想唤醒右脑

观想不同的场景,能对身心状况产生不同的效果,右脑是重要的参与者。

我们越是多地使用右脑,我们就越是活得有滋有味,反之,就是行尸走肉。

我们受到的教育,都只是为了把我们打造成某种工具,写字的工具、销售的工具、计算的工具、服务的工具等等,却没有接受过关于获得愉悦的教育,关于品味幸福的教育。这种教育的秘密,深藏在我们的右脑中,它不能用印刷在纸上的符号去唤醒,却能用鲜活的形象去唤醒。

最后分享一个我自己的美好体验,一次冥想时,明明是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可是眼前却像立体投影一样出现一副画面,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一条小河静静地流淌在一段峡谷中,外面很炎热,峡谷里却很凉爽,岸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当我结束冥想时,这个画面没有消失,当我坐起来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峡谷的影像恰好和我的肺重合,河流恰好是中脘穴的位置,那一瞬间,感觉无比舒爽,有点脱胎换骨的味道。

相信你把这段文字转化成形象的时候,你的身体感受和情绪都会有变化,不要管为什么,只要去体会和接纳这些变化就好。

以上就是为大家介绍的关于全脑教育是如何用观想唤醒右脑的一些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还想要了解更多的知识,请进入记忆大师官网了解!